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狂凤驭兽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送上门来的礼物

第一百二十六章 送上门来的礼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    南宫云莫挥舞着折扇,勾唇淡笑,不做言语,却默认了她的话。
  
      身后,一席银色雪松衫出现,底下为梅花边,走出来的男子容貌俊美,举手间有着一种高雅的气质,如果要用一种花来形容他,便是冬日的梅花,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下更容易显示出他的难能可贵。
  
      众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是什么样的地方,能生长出,如此高雅而不沾泥垢的男子。
  
      “云莫,发生何事了?”男子目光寒凉,本该是冰冷如霜的语言,自他的口中说出,让人有一种躺在温泉中的感觉,暖洋洋的,使得身心都放了下来,便是连听他讲话,都是一种享受。
  
      看到那些人赤果果的好像能把他吞下的视线,他厌恶的皱眉,却在这时,他看到了两个特别的人影。
  
      那两个男子,其中之一,红衣绿眸,表情冷酷,冷清淡漠的眼中,像是摒除了所有杂念,好似没有什么东西,能被她放在眸里,尤其是那容颜,像极了女子,如果她为女孩,该是多么的倾国倾城。
  
      红衣男子身旁的另一人,金色铠甲,五官精致漂亮,眉宇间带着股混天然的霸气,君临天下,无人能挡。
  
      不知为何,那红衣男子他感觉她像极了女子,何况她冷情的没有一丝杂念的眼眸,让他不经产生了好感,而金色铠甲的男子,也很漂亮,可是,他却知道他是男子。
  
      唇边扬起一抹笑意,但那一抹笑颜,又晃了多少人的眼,迷失了多少女子的芳心。
  
      闻风吟看惯了寂,雪无的笑容,所以,在场的女子唯有她一如既往的平静,如果说,能和这男子不相上下的,也只要水泽雨了,寂与雪无,则是远远的胜于他,闻风吟又怎会为他的容颜而愣神?
  
      “琴哥哥,你也在这吗?”慕容天的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此刻的她,视线柔和的似乎能滴出水来,满脸娇羞,好像刚才那趾高气昂要把所有人赶出去的女子不是她。
  
      南宫云莫见此,嘴角勾起耻笑:“欧阳琴歌,你的桃花债,自己解决。”
  
      欧阳琴歌,他是欧阳琴歌?南宫云莫的话落,围观的众人都齐齐诧异,难怪有如此惊艳绝伦的男子,原来,他就是神之大陆的第一美男,欧阳家的七少爷,欧阳琴歌,也是唯一一个用琴作为武器的战师。
  
      “今天老子真幸运,居然看到了三个世家中的公子小姐。”
  
      “慕容家的掌上明珠慕容天,南宫家的少家主南宫云莫,还有第一美男欧阳琴歌,哪个不是人中龙凤?被我一次性看到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不知道这三个世家在这里会发生什么事,听说慕容天喜欢欧阳七少,可是被七少拒绝了好多次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这神之大陆,有多少女子不仰慕欧阳七少的?慕容小姐有这心思,那是很正常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算了,不要说了,免得马上慕容小姐生气。”
  
      第一美男?闻风吟眉心轻挑,望了眼一旁的寂,无论怎样看,那欧阳琴歌不管外貌还是气势,都远远的不及寂……
  
      慕容天满眼爱慕的注视着欧阳琴歌,使欧阳琴歌的眉头越皱越紧,他嘴角勾起冷冽的笑,有些不屑的看了演慕容天:“慕容小姐,你的心思在下明白,在下也明确的拒绝了你许多次,难道非要在下说,在下喜欢的是男子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轰隆隆”,天雷滚滚,把众人给雷的里焦外嫩,慕容天脚步抖了一抖,南宫云莫的身体亦是抖了一抖,浑身感到恶寒。
  
      大陆第一美男,欧阳七少,他竟然开口承认,他喜欢的是男子,这世上还有比这更疯狂的事吗?难到世界被玄幻了?大陆上的美女何其多,为何七少他喜欢的是男子?难道,他是个受……
  
      思及此,所有人都一种华丽丽想要晕过去的感觉,故此从今往后,大陆人人得知,欧阳七少是龙阳君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谎,你怎么可能是……”慕容天脸色铁青,咬了咬嘴唇,死命摇摇脑袋,不敢相信自己一直深爱的男子有龙阳癖。
  
      “呵,我喜欢男子,与你何干?”欧阳琴歌唇含笑,眼神扫视了一圈,最后放到了闻风吟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原在南宫云莫出现时,闻风吟就和寂站在不惹眼的角落中,而他们都围观慕容天,故此没有看到他们,现随着欧阳琴歌的视线,全部把目光投向了闻风吟和寂,这一看,饶是见过欧阳琴歌容貌的众人,再次的惊诧了,这两人与欧阳琴歌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  
      一直认为大陆第一美男欧阳琴歌的外表最为杰出,却不想,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还有比欧阳琴歌更杰出的男子。
  
      然而,打量了他们的衣着后,目光便变为了鄙视,穿的如此普通,想必也只是小家族中人,如何能和欧阳七少相比?容颜杰出又有何用。论势力,论天赋,他们远远不如欧阳七少。
  
      目光一凛,闻风吟的视线充斥凉意,她知道欧阳琴歌有意摆脱慕容天,可千不该万不该把自己拉下水。
  
      “寂,我累了,我们走。”她冷冷的一笑,一眼都不看欧阳琴歌,径自的跨上了楼梯,从欧阳琴歌的身旁饶过的那一刹,身子一颤,脚步不由自主的一顿,抚摸着手上的幻器戒指,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  
      因在路过欧阳琴歌的时候,欧阳琴歌告诉她,他知道她手上的是幻器戒指,也就说明,他看破自己女子的身份。
  
      寂冷眸望了眼那些人,眉宇间的霸气尽显,冷哼了一声,随即也离开了这里,若不是吟不让惹事,他要这些人好看。
  
      闻风吟的冷漠,让欧阳琴歌不经有着讪讪,摸了摸鼻头,他有些无奈,这还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忽视,虽说那金色铠甲的少年也不错,不过他的身份,看起来仅是个骑士罢了。
  
      “慕容小姐,请问你可以离开了吗?”扬起眼眸,欧阳琴歌的眼神夹杂着丝丝寒意,放到了她的身上,顿了一顿,说道,“慕容家是五大世家的佼佼者,故为首,若南宫家和欧阳家联合,你们慕容家饶是再厉害,也胜不过联合起来的两大世家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天脸色一变,咬着一口银牙,最后望了一眼欧阳琴歌,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“噗哧。”南宫云莫忍不住笑了一声,他伸出手,勾在欧阳琴歌的脖上,挑了挑眉,戏虐的道,“七少,真有你的,把她给吓走了,哈哈,我就是看不惯慕容家那一堆高傲的和孔雀似得人,以前百里家为首的时候,可没发生这么多事,不过,你真是龙阳吗?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一脸疑虑的望着欧阳琴歌,他活了这么久了,还从没见过他的身边有任何女子……
  
      欧阳琴歌敛了笑容,瞥了他一眼,语气凉丝丝的,险险的一笑:“你说呢?”
  
      手指一颤,南宫云莫急忙抽回了自己的手,略有些怕怕的看了演欧阳琴歌,这么说,该不会真的是……
  
      低笑了一声,欧阳琴歌走下楼梯,他面容上是止不住的愉悦,直到走到了门外,他才仰头大笑,南宫云莫愣了一下,才反映过来,狠狠的拍了下折扇,说了一句:“好哇,七少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视线看到还没散去的观众,最后的话吞了下去,二话不说,追了出去,与欧阳琴歌的愉悦相比,他的表情是臭臭的。
  
      该爱的欧阳七少,居然敢耍他,让他逮到了,一定不会放过他……
  
      紫落林,长达数千米,丛林密布,凶险异常,一颗颗古老的大树迎着晨光伸向苍穹,近日来的紫落林,热闹非凡,总在原本人迹罕见的地方看到无数道身影,圣域之上羽兽现身的消息传播在整个神之大陆,所有人都是为那羽兽而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百里如流,没想到你们已经堕落的百里家也来了,哼,就凭你们百里家,也想获得这头羽兽吗,白日做梦。”
  
      远远的,便听到一声娇喝声,但好像所有人都司空见惯了,故此没有人停下自己的脚步而理会与之无关的人。
  
      百里家?闻风吟微微一刹,停下脚步,顺着说话的方位望去,只见那叫嚣的正是昨日才见过的慕容天,而她面前的,是一个容颜清秀的男子,脸颊气的通红,身子都不停抖动,当然不是吓得,是被气的,他握着拳头,可是并不说一个字。
  
      “哼,怎么了,害怕了吗?哈哈,百里如流,你如果跪下磕三个响头再叫我一声奶奶,我就饶了你们百里家。”慕容天高扬头颅,眉宇间有着一丝高傲,双手叉腰,不屑的看着面前的男子。
  
      百里如流的拳头越握越紧,指尖泛白,他充满恨意的双眸死死的盯着慕容天:“慕容天,你休想,百里家的子弟都有傲骨,上跪长辈,下跪老师,就是不跪你们这些狂妄之徒。”
  
      他的后面,还有一甘百里家的子弟,听到慕容天的话,全部气的浑身发抖。
  
      “没错,我们家小少爷说的对,百里家的子弟,都宁可站着死,也绝对不会跪着生,要百里家人下跪,休想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小少爷,我们支持你,绝不下跪。”
  
      这些百里家之人所说的话,让闻风吟眼里闪过欣赏,因为他们,实在太和她胃口了,不愧是母亲的家族,一百个闻家都比不上,闻青天真是错把珍珠当鱼目,伤害了母亲,他就算再后悔,也没有丝毫作用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好的狠,百里如流,你去死吧!”慕容天抽出了腰间的剑,剑的周围没有光芒,战师使用战术时,武器旁都会出现和等级有关的颜色,但在领域时,那光芒是无色的,故此看不见。
  
      剑出鞘,狠狠的朝百里如流刺去,那些百里家的子弟都惊呼了一声:“小少爷小心……”
  
      百里如流脚步快速的后退,在地上流出了一条痕迹,可是,他仅仅只是个四级的领域,这一次是偷偷跟着家族队伍跑出来的,但那慕容天却是六级的领域,在这种级别,一级的差距,就是绝对性压制。
  
      其他的百里家的人,都被慕容家众人给拦住了,连上去救援的机会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剑指着百里如流的眉心,眼看就要刺入,慕容天嘴角勾起残酷的笑,关键一刻,一道金光飞来,把她的剑打飞了出去,“砰”的一声落到了地上,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眸,随即满脸的愤恨,该死,到底是谁破坏了自己的好事。
  
      “哪个混蛋,给老娘滚出来。”慕容天恶狠狠的咬牙,眸里满是杀意,若让她知道是谁,她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。
  
      空气中,传来的仅是寂静,刚才那人能够趁自己不注意时打败自己,定不简单,她还是不要硬碰为好,想及此,她冷哼了一声,警告道:“不管是谁,最好给我等着,我会查出来的,到时你就等死吧!”
  
      话落,捡起了剑,头也不回的离去,那脚步有些踉跄,差点摔倒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慕容家的人见到自家小姐已经跑离了,也管不了那么多,急忙追随着慕容天的脚步离去。
  
      “哼,真是没用,打不过,就跑了。”寂摇了摇脑袋,叹息道,语气有些无奈,这些蝼蚁,也实在是太差劲了,和吟是无法比的,看向身旁的吟,他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,“吟,如果你愿意,我就帮你杀了他们。”
  
      摇摇脑袋,她冷笑一声,语气淡淡如风,除了身旁的寂,没人能听到:“寂,你忘了吗?我若要杀人,就是连根拔起。”
  
      是的,她要杀人,只会连根拔起,以绝后患,绝对不会只随便的伤害一人,给自己惹来麻烦,有些事,她不想寂帮忙,那个慕容家,她会亲自解决,伤了她母亲家族的人,她会永记心里,到时候,会给他们一痛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