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狂凤驭兽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她,不够资格

第一百二十七章 她,不够资格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“哟,这不是百里家吗?”慕容天趾高气昂的走来,高扬着的脑袋,就好像自己高人一等,鼻孔里冷哼了一声,嘴角扬起不屑的笑,“就凭你们这些人,还想进入紫落林里面,简直是做梦,小心都把小命给丢了,这次可没好心人救你们,哈哈……”
  
      百里如流脸色一变,咬了咬呀,正想开口,百里无花却伸手拦住了他,脸庞带着妖娆如花的笑容:“慕容小姐,真是好性质啊,一大早的就来挑衅,还是说,这就是慕容家小姐的教养,刁蛮任性,无理取闹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慕容天伸出芊芊玉指,指向了百里无花,脸上带着仇视,“哼,你们百里家早不如从前了,如果给我们慕容家做狗,说不定还会留下一条命,如果不是你们百里家曾经有百里心云那贱人,早就被我们踩在脚底,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脖子一疼,一股凉意充斥在全身,她身子不经一抖,眸里凝聚着深深的震惊,扬起脑袋,瞥了眼脖子上的匕首,再把视线投向了眼前的男子,恶狠狠的咬牙:“是你,你想要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该死的,就是这小子,当初在酒楼夺去她琴哥哥的注意,她可一直记着她,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,她到自己找上门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要做什么吗?”冷冷的一笑,她那一双碧绿色的眼眸闪过肃杀,浑身上下都透着股嗜血的杀意,“你,把你刚才的话再给我重说一遍?嗯?你他妈的刚才说谁是贱人。”
  
      敢骂她闻风吟的母亲,这女人,简直是找死。
  
      如果对着的是她,或许她会忍上一时,可是这世上,谁也不能骂她在乎之人,否则,她不介意手染杀戮。
  
      百里家父子见到如此的闻风吟,也不经愣了一下,便算是在昨夜,她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杀意,如此的她,就像是地狱而来的杀神,让人心惊胆颤。她是因为百里心云而发怒吗?一开始只是疑惑,此刻他们都变成怀疑,这个男子,和百里心云有什么关系?
  
      “吟。”寂上前一步,走到闻风吟身旁,双手抱胸,眉宇间散着股君临天下的威严,一双金眸冷酷的放到了慕容天的身上,勾唇冷笑,“一个贱人而已,小心别脏了你的手,如果要对付,也是我来罢。”
  
      收回了血漫,闻风吟冷笑一声,拦住了要出手的寂:“不用了,忘了我说过的话吗?”
  
      要杀她,就要把慕容家连根拔起,而且现在她不在百里家,若是这件事传到了帝城,难保慕容家不会算到百里家头上。但是,小惩一下,却也未尝不可。
  
      手中骤然出现一堆无色的粉末,风卷过,卷起粉末,到了慕容天的身上,可惜因为那粉末是无色的,故此慕容天一点都没发现。
  
      至于粉末的用处,便是到了夜晚,她就会遭受到针扎般的痛楚,除非她自杀,否则会一直痛下去,且无解,本想用毒药直接杀了她,可那样对她来说,岂不是太便宜了?
  
      闻风吟的举动,唯有本命契约的寂才知道,他眸中含笑,凝视着那让他深爱着的人儿。
  
      他的吟,还是那样有仇必报啊,如此的她,真是让他越来越爱了……
  
      “天儿,发生何事了?”背后,一道粗狂沉稳的声音响起,紧随着,男子一席青衫,缓缓走进,宠溺的看向慕容天,脸部笑天柔和,但在抬眼注视着百里家父子之际,眼中闪过诧异。
  
      他们,居然还没死,按理说,那么多羽兽,足够要了他们的命?为何还没死?昨晚到底出了什么差错?
  
      “爷爷。”慕容天嘟了嘟嘴唇,愤恨的视线锁定着闻风吟,恨恨的道:“爷爷,这个臭小子,他伤了天儿,你看我的脖子。”
  
      慕容不清这才注意到,慕容天白皙的脖子上那浅浅的血痕,眸里顿时出现一抹狠厉,拂了下长袖,冷冷的道:“不知我这孙女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公子,下如此重的重手?”
  
      “咳咳。”百里家的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,那慕容天的伤口很浅,血丝也仅有一点,这便是重手了?那什么才是轻手。
  
      闻风吟看都没看他一眼,径自的和寂说着话,把他给直接忽视了,慕容不清脸色越来越差,什么时候,他被人如此忽略过了?这个人,真是好大的胆子,一点都不把他们慕容家放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可知我是谁?我可是慕容家家主,识相的跪下给我孙女道歉。”
  
      嘴角扬起不屑,慕容家又如何?纵然是五大世家之首,在小狐与寂的手下,不过是个蝼蚁罢了,若不是她凡事都想靠自己的能力摆平,说不定此刻慕容家就从神之大陆消失贻尽。
  
      “慕容家主,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公子给你孙女下跪?再如何说,百里家还是五大世家之一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错,有我们百里家在,你们休想伤害公子。”
  
      闻风吟还没有开口说话,百里家的人都开始替她抱不平。
  
      慕容不清微微一愣,眼射精光,嘴角勾起冷冽的弧度:“你是百里家人?”
  
      冷笑一声,她摇摇脑袋,语气冷傲,透着股狂妄不羁的气势:“我不是百里家的人,但那又如何?想要我闻风吟像慕容天下跪,她……”她伸出手指,左右摆动,“还不够资格。”
  
      虽说不喜欢借用寂与小狐的实力,可她闻风吟自有她的骨气,绝不会让人踩在头上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慕容不清脸色一变,他慕容家人,何其尊贵,这个男人,居说天儿没有资格让她下跪,今天,他还非要逼迫他不可。
  
      百里家众人都警惕了起来,闻风吟对他们有恩,若不是闻风吟,他们昨日早已经喂了羽兽,故此,绝对不会让慕容家人伤害她。
  
      “唔,这里发生何事了?”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,只见男子一席雪白长袍,手舞折扇,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,似没发现此地严肃的气氛,他挑了挑眉,看向了慕容天,“慕容天,若不是你又看中了哪个美男,要强抢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南宫云莫。”慕容天咬牙切齿的唤出了他的名字,该死的南宫云莫,光天化日之下,竟败坏她的名声,真是该死。
  
      挑唇一笑,南宫云莫的眸光微有些寒凉,但那脸庞依旧是温润如玉:“慕容天,别以为你是慕容家的子弟就可为所欲为,我们南宫家,可不怕你们慕容家,还有,你这副德行,欧阳七少是永远不会喜欢你的,最后,我警告你一点。”他手指指了指后面的闻风吟,说道,“这个小子,是七少点名要保护的人,既然是七少要保护的,我南宫云莫也会去保护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有千般不愿,可欧阳琴歌已经说了,作为朋友,当然就替他分担,不过,七少如此在乎这小子,该不会他真是……思及此,他就浑身感到恶寒。
  
      他的话,让百里家父子目光齐齐看向了闻风吟,没想到,他竟然是欧阳七少和南宫少家主。
  
      后者,却是满脸带着冰寒之意,想来这也不是她所愿。而且寂,金眸早就充斥怒火,难道他还保护不了吟吗?有他在身旁,任何人都休想伤害到吟……
  
      “唔,我话已经说完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南宫云莫话落,打了个哈欠,看了眼闻风吟,有些不解,这男子虽容颜美丽不下女子,但毕竟只是个男子,为何七少如此在乎她?
  
      刚才,他和欧阳琴歌远远的就看到了这边的场景,欧阳琴歌本想亲自解围,正想上前时欧阳琴歌被欧阳家主给叫了回去,所以,只有他用着两家的名义前来。撇了撇嘴,南宫云莫脸上再次挂上温润的笑,摇着折扇,转身离去。
  
      慕容不清不曾想到,闻风吟认识南宫云莫和欧阳琴歌,一下子愣住了。
  
      慕容家虽强,却经不起两个家族的围攻,司马家和慕容家世代交好,可若慕容家与南宫家,欧阳家开战,司马家定是乐于见此,能坐收渔翁之利,再加上,还有一个百里家,所以,和三个家族正面冲突,是不好的选择。
  
      “哼,天儿,我们走。”
  
      离开之前,慕容不清恶毒的视线扫过了闻风吟的脸庞,冷哼一声,头也不回的离去,又不是非要正面作战,他有的是方法除却他们。
  
      “百里家的众位,现在就跟我去捕捉羽兽,但是,我们要的,是高级的兽帝或者兽域,你们可明白?”她转身,面向着百里家,嘴角扬起笑容,是时候,让百里家变得更强,自己争夺神秘羽兽,也有了一分把握。
  
      这次,无论如何她都要获得神秘羽兽,关键之刻,她不会吝啬寂与小狐的能力。
  
      “明白,我们一切听公子的。”百里家之人声音高昂,夹杂着丝丝的兴奋和激动,久久的流传在空中……
  
      慕容不清也听到了这边的话,冷笑了一声,他好像没有看到百里家的驯兽师,就算捕捉到了,也无法驯化,何况,以他们的能力,能否活着出来,还是个未知数,看了不需要自己动手,他们也绝无生还可能。
  
      格格屋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,请牢记本站网址
  
    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