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狂凤驭兽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别怕,有我在

第一百三十五章 别怕,有我在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start-->    初晨的光芒洒了遍地,院内的梧桐树上折射出晶莹的光泽,夏日哪怕是早晨,太阳都是火辣辣的,本就炎热的时刻,众人的背上都不经布满了汗水,衣服贴在背部所产生的皱褶便像是开了一朵花。
  
      林夕的声音,高昂倨傲,有着难以掩饰的得意之情,他不屑的瞟了眼华菱,丝毫都不曾把他放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“林夕,你知道这半年我为何一直忍让你的挑衅吗?”华菱面无表情,一双眼眸深邃而无波澜,手背在背后,嘴角勾起一丝丝冷冽的笑”那是因为,我不愿在黄昏城开战,一旦战斗,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黄昏城又会被破坏,可恨的是,你居然和光明神殿的人勾结在一起,哼,我们黄昏城,是被神遗落的角落,曾经与羽兽作战时,怎没见光明神殿有人相助?待黄昏城崛起,就想来接收吗?太异想天开,黄昏城是我们羽神的,就算死,我们也不会退缩。”
  
      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,他不相信,她已经死去,这个世上,谁都会死,只有她不会。
  
      故此,黄昏城他替她守护,唯有如此,才能证明自己的衷心,和报答她的相助,任何人都不能抢走她的一切。
  
      “好大的狗胆”林夕的背后,一个白袍男子走了出来,他一脸冷漠,眉宇间带着丝丝的高傲,望着华菱的态度,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意味”我们光明神,岂是尔等蝼蚁能够议论?我神无论做什么,都是对的,尔敢亵渎我神,该死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手指一指,默吟羽咒,一道白色光球从指尖诞生,直扑向了华菱
  
      华菱身后之人见状,急忙召唤出了羽兽,然而事发突然,已然来不及相救。华菱脸色一变,却发现手脚都像是被锁定了一般,无法动弹,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光球到了头顶之上。
  
      “哼,你就好好尝受一下我净化术的滋味,亵读我神,就该被净化你那污浊不堪的灵魂。”
  
      光球散出灼热的光芒,一点点净化着他的身体,华菱紧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一声哼声,那一双眼眸,却凝聚着满满的愤怒:“你们这些神棍,还有林夕,羽神冕下回来,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他,只是一个小小城市的城主,连三流势力都算不上,修为也仅在一级圣域,他的羽兽,也只是二级的圣域,如何能和光明神殿的这些人抵抗?尤其刚才出手的,还是光明神殿的长老,一个七级圣域。
  
      光是那股威压,就能让他无法动弹,更别说召唤羽兽作战,所以,他对生命不报希望,只求闻风吟知道了能为自己报仇。
  
      “城主……”
  
  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呼一声,立刻与羽兽铠化,站在了华菱面前,可都对光明系净化术束手无策。
  
      自己,会死吗?华菱扬起脑袋,看向不远处的一间卧房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幸好,早有防范,把夫人与小隐隐藏在那里,并派遣一些修为高瞻的人保护她们,只期望她们不会受到连累,否则,自己万死难辞其咎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别在想你们什么的羽神了,他不会回来了,一定死在炎山了,哈哈……”
  
      身体上的痛楚越来越强烈,他的表情扭曲到一起,林夕的嘲讽,他人的担忧,也都越发的模糊,就当他以为,自己下一秒会死去的时候,一声冷酷,却充满杀戮的声音,在耳旁响起,让他的心不由得一颤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属下,岂是你们可以随意欺负的?”
  
      疼痛骤然减轻,他扬起脑袋,见到的则是一个男子站立在面前,背对着他,那一身红衣带来了嗜血的味道,随风飘舞,晨光落了她一身,便向是从天而降的天神,风华绝代,使人不经自的,就能够相信她可以摆平一切。
  
      男子转身,俊美冷酷的容颜微微缓解,那一张似血的薄唇轻启,淡淡的道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  
      她的出现,众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,固然知道她不过是个领域,却愿意信任与她。只要她出现了,他们一定可以转危为安。
  
      “吟。”金眸男子踏风而来,落到了她的面前,金丝飞舞,眉宇间带着股与生俱来的霸气,他如那耀眼的阳光,光彩夺目。朝着心爱的人儿勾唇一笑,眸中凝聚着满满的温柔,随即,冷眸扫视了一眼那几个白袍男子,轻挑唇”光明神殿的人?”
  
      别人没有察觉,离他最近的闻风吟,清楚的感觉到,寂在说这话时,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意。
  
      她知道,他还在为自己受伤之事介怀,可若不是这一次的受伤,她也不会恢复记忆。但是,也因这场伤害,害的寂修为倒退,这一笔账,她该亲自的和光明神殿之人算一算较好。
  
      “小狐,出来”冷冷的喝了一声,看到小狐从七彩琉璃镯中出现,她淡淡的吩咐”为华菱治伤。”
  
      碧绿色的眼眸,再看了一眼华菱与华菱身旁之人,她语气霸道威严,有着一种唯吾独尊的霸气:“我闻风吟天生护短,你们既发誓效忠,便是我闻风吟的人,我还活着,就不允许,有任何人,欺负我的属下,若有,就算是神,我也照灭不误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本,所有的人,都是为了日后闻风吟能给他们带来的荣耀而效忠。但此刻,因她的一番话,全身心的愿为她服务。
  
      这个女子,强大而勇敢,她的勇气,连他们这些男子都愧为不如。因为,既他们都发誓效忠,从今往后,不可能背叛,就算她要他们死,也不能有任何的异议,可她,为了他们,不惜与光明神对抗,如何能不让人感动?
  
      看着闻风吟,寂的脸庞扬起温柔的笑意,他的吟儿,还是这般的会笼络人心,不过,他也知道,她是言出必行。
  
      “你想和我神对抗?“白袍男子盯着闻风吟,眼中有着一抹警告的意味,光明神殿不是任何人都认识闻风吟,故此,他也不知道,这人,是让他们的神主恨得牙痒痒的女子”你就是他们口中的羽神?小子,我们看中你的地盘,你应该感觉到荣幸,能被我神光顾的地方,可不多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。”闻风吟嘴角扯出抹鄙视的笑,眸光冰寒,冷冷的看着他”荣幸吗?为何,我不觉得?光明神又如何?见到我羽神,也得让他趴下。”
  
      如果不走出现意外,无光早已死无全尸了,但他逃了也好,日后,她要靠自己的能力,完完全全的把他打败。
  
      然而那伴事,无人知道,所以,听到她的话,所有人都傻了,其中包括华菱等人。
  
      狂妄,太狂妄了,居然说光明神见到她,也得乖乖的趴下,要知道,其他神殿都出了状况,便算是遗留下来的水之神殿,暗之神殿也无法与之对抗,光明神基本上是神之大陆最强悍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想起闻风吟的天赋,华菱等都知道,以后的光明神无光,一定不如她,她所说的话,早晚有一日会成为事实。
  
      “该死的混蛋,亵渎我神,找死,你们都给我上,把那臭小子给我大卸八块。”
  
      闻言,寂眸光中凶芒一闪,正想上前教训他们,但被一只手给拉住了,他不解的回头,望着拉住他的俊美男子,挑了下眉,刚想说话,闻风吟朝他摇了摇脑袋:“寂,这些人,交给我便可,你就看着吧!”
  
      苏醒之后,与洛桑完成了契约,洛桑的实力远胜于她,所以,直接迈过了九级领域,突破为十级领域。
  
      在五级领域时,她就有战胜一级圣域的能力,现突破到了十级领域,再与羽兽铠化,足矣消灭这群人,又何必让寂动手?
  
      “朱雀,全身铠化,银,小风,局部铠化。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背后浮现出了十片无色羽毛,看到羽毛出现的那一刻,那些早认识闻风吟都吓呆了,久久都无法回神……
  
      自闻风吟出现的那一刹那,林夕就认出了,她是那个被自己不屑的五级领域,因此刚才他一直在思考着,如此一个弱者,怎么让华菱甘于臣服,难道他脑子进水了?直到闻风吟召唤羽兽时,他才回神,看着展露出的等级,呆住了。
  
      十级领域,他怎么是十级领域?会不会是最初就隐藏了实力?可就算是十级领域,也不可能让一个圣域臣服啊!
  
      华菱与那些发誓效忠之人,则和林夕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心态。
  
      羽兽攻城战前,她还仅是六级领域,短短半年时间,就突破到了十级领域,她还敢不敢再变态一点?世上怎能有如此变态的人?难道这个世界,真的被玄幻了吗?
  
      一瞬间,众人都感觉,跟着她是没有错,从今往后,完成任务时也更加用心了。
  
      此刻的闻风吟,已和三兽铠化完毕,一头青丝狂舞,身着红色铠甲,如天神降临,眉宇间带着丝丝的冷傲之气。她的右手套着一个银色的手套,上面缠绕着丝丝雷电,脚下的靴子两片身长着两片绿色羽毛,散着晶莹碧透的光泽。
  
      这一身打扮有些怪异,却丝毫掩盖不住,她的风华绝代。
  
      “光明神殿?”勾起嘴角,眸里闪过一道嘲讽”那么,你们,便去死吧!”
  
      手指指向苍穹,骤然间,天空呈现一片如血的红,狂风大作,刮得院中的梧桐树叶沙沙作响,天际裂开了一条口子,无数的火球从口子中诞生,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,下落之地,顿时传来鬼哭狼嚎之音。
  
      林夕见状不妙,撒腿就跑,闻风吟又如何会放过他?右手汇聚出一团雷电,用力的掷向了林夕,被雷电接触到衣服的那一刹,化为了灰烬,这时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:“三系羽师……”
  
      要知道,羽师只能有一个系,火系,雷系,风系都拥有的羽师,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。
  
      最初他们沉浸在闻风吟的风华绝代中,以至于没有看到朱雀,银,小风的存在,直到闻风吟使用了两种羽术,才缓过神来,不经大喊了一声,本已经被闻风吟刺激的够狠的华菱等人,又再次华丽丽的有一种想要晕过去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三系羽师,有没有搞错?那就是说明,作战时能随时使用不同的羽术了,他们如何能不羡慕?
  
      冷冷的眸光望向了最初与她说话的白袍男子,眉心一蹙,若没有猜错,这个男子,是这次队伍中的主心骨吧?虽然他逃脱的也有些狼狈,可却不曾伤到一毫,白袍在火球中飞舞,额上冷汗密布,但也没沾染到火球。
  
      那方的人数,少去了一半,只要是碰到火花之人,都会瞬间被为烟灰,连灵魂的残片都没有留下。
  
      不消片刻,林夕手下的人都死去了,唯独留下的,只有那四个白袍男子,其中三个都身受重伤,没有了战斗力。那唯一不曾受伤的白袍男子,也容颜狼狈,早没了最初的高傲与尊贵,他一咬牙,说道:“我们走。”
  
      恶毒的双眸狠狠的扫视了眼闻风吟,他挥了挥长袍,便要转身离去。
  
      再他转身的那一刹,一道低沉,宛如来自地狱的声音,缓缓的划过了他的耳畔:“你认为,你走的了吗?”
  
      唇边扬起不屑,他们以为,自己会给机会他们吗?不,她不会给敌人,任何喘息的机会,这些人,今天必须死。
  
      身形如风,转眼间到达了白袍男子的眼前,手指一勾,一把嗜血的匕首到了她的手中,如疾风般朝着白袍男子刺去,白袍男子一惊,双手张开,脚步向后退去,眼见匕首到了近前,他身体一转,朝旁边夺去。
  
      “别告诉我,羽神冕下还是一名战师?“华菱眨了下眼,呆呆的看着一旁双手抱胸,面带微笑的男子。
  
      在他期待的目光下,寂还是狠心的点了点脑袋。华菱身子抖了一抖,翻了个白眼,差点晕厥了过去,今天他够受打击了。天哪,她根本不是人,不但半年从六级领域变成了十级领域,更能契约不同系羽兽,还是名战师……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